北干网

首页 > 媒体看北干 >  北干山:萧山老城的绿色屏障

北干山:萧山老城的绿色屏障

时间:2014-11-24 15:35:10   来源:萧山网-萧山日报   点击:

北干山远眺


萧山烈士陵园


北干山顶的玉顶阁    

北干山西与西山对峙,东与长山(荏山)相望。山不高,其巅玉顶峰,海拔仅114米。西南一支为白鸽山,高仅21米,山上尚存旧城墙残迹。1937年建萧甬铁路时南折处开凿成通道与主峰隔断。玉顶峰东去三里有一峰名虎山,有虎子坳,宋时有猛虎伤人。传说宋代萧山县令杜守一清正廉明,爱民亲民,每年青黄不接必上北干山看庄稼,于北宋景德四年六月,负幼虎渡江西去,故称去虎山。  

北干山连绵10里,峰峦相连,犹如一道绿色屏障,横亘于萧山县城之北。旧时临江近海,烟云缥缈,岚光吞吐,故有“北岭烟光”之称。又因山上松柏参天,空翠满山,风吹草动,松涛翻滚,称之“北干松风”,为萧山旧十景之一。明代朱玉贞有诗赞曰:“江气蒸云白,山花带雨红;晚晴坡上坐,拂拂起松风”。北干山风景秀丽,人文景观遍布,文化底蕴厚实。是历史文明的一座宝库,更是金山银山百宝山。星移斗转,沧海桑田,经过漫长的岁月洗礼,北干山成了萧山城区一颗璀璨的明珠,如今是萧山新老城区的分水岭。  

北干山原是海中岛屿  

老辈人流传下来的一个说法,北干山像是大海里一条泥鳅,长山是海中的一条乌鱼,因海水退尽而搁浅,泥鳅变成北干山,乌龟成了长山。也有人根据山脉的形状,把石岩山至西山到北干山形容是一条龙,石岩山是龙头,延伸到西山是龙的脊梁,北干山是龙尾。传说自然不作为证,但古人注重形体,又包含山水变幻的事实,龙也罢,泥鳅也罢,北干山和萧山中部许多山都是汪洋大海中一个个岛屿或礁石不假,确有地理演变的科学依据。  

历史应追溯到远古时代,在距今数亿年前,华夏古陆与大陆板块碰撞,从而形成较为完整的萧山基底。在中生代以前,萧山与浙江乃至长江流域许多地区,一直沉没在大海之中。随着地壳变动,地貌缓慢上升,先后堆积了冲积、洪积和坡积层,分别组成阶地、河漫滩、冲积扇和坡积裙。但在晚更新世时,又发生两次大规模海进,使萧山北部和中部两度沦为大海,而南部龙门山余脉零星分布的低缓孤丘成为散布于海中的群岛。至晚更新世后期海退,海面下降,其它大片海面沉积层出水成陆,原浸于海中的群岛成了陆屿,萧山出现南部为山,中部平原,北部为海的地貌结构。到更新世末期,海退随之扩大,加之钱塘江北坍南涨,江水流经北干山、长山、北干山和其他诸山成为滨海地带陆地与海洋的分界线。后来钱塘江上游冲击下来的泥沙淤积,江南岸大片滩涂成陆,萧山陆地向北扩展,再后来筑起北海塘,堤塘内也成里畈水稻地区。所以说,北干山是由东海里的岛屿形成的之说确实。  

从出土石器来看,北干山早在近万年前就有人类活动的踪迹。1999年在北干山顶上发现的石锛,是当时用于围猎的主要工具。原始时代人们围猎手段十分简单粗糙,在山上的草木丛中寻找一个地方挖掘一个深坑,把野生动物驱赶至泥坑里,然后用石锛将野兽砸戳杀死,用柴火烤熟供人们食用充饥。  

北干山上先后出土的文物有商周时代的青铜宝剑,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鑑。钱币有秦半两、汉代五铢、宋代的香糕砖等,可见北干山历史之悠久。  

北干山的名胜古迹和历史文化  

“北干松风”是萧山旧十景之一,可惜至建国前后,北干山荒草萋萋,乱石袒露,颇有荒凉之感。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,经几代人绿化植树,封山育林,如今北干山早已郁郁葱葱,风吹来,卷起阵阵绿浪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北干松风”。山上山下空气清纯,鸟语花香,景点众多,成了萧山人活动的好地方,当晨雾飘忽在山腰,当晚霞燃烧在西天,朝朝暮暮,人们涌向这里,老人们在遛鸟,打拳,舞剑,年轻人爬山、跑步,环绕山坡的山南路山北路,总有一群群男女在散步。吊嗓子的,一早登上山顶,发出悠远而粗犷的声音。烈士塔下陵墓前面,挂着红领巾的孩子们行少先队礼,铿锵有力的誓言回荡在山间。  

北干山的人文景观名胜古迹举不胜举,文化底蕴何等厚重。旧时山顶有“知稼亭”,亦称“吴越两山亭”,站在亭中远眺,只见“长江接海门,一水限吴越;两山郁相对,峰峦各罗列;动势争吐吞,蒸岚互出没”。明代嘉靖年间为防倭冦,知县施尧臣在此筑北城墙,山巅建有“四望台”。有元代前的“祭天坛”,还有“怡怡山堂”、“交辉楼”、“北干园”,还有张夏墓、赵诚墓、瑞峰庵、武佑庙(厉将军庙)、北干泉等遗址和新开辟建造的“季真轩”、“玉顶阁”、“问梅亭”、烈士陵园、烈士纪念塔等。山北和西坡都建了贯通东南西北的游步道,山脚和山腰有亭子供游人休息。山北原石英砂厂东采石塘成了山北公园。历代文人墨客涉足北干山,萨都剌、张昱、刘基、高启、魏骥、毛奇龄等人都留下千古传颂的赞美诗篇。明代高明在“交辉楼”写成的戏剧剧本《琵琶记》。  

祭天坛

秦始皇有三次规模庞大的东南巡视,公元前210年去会稽(绍兴)。一说是渡江而来,经萧山入会稽,回程中登北干山。秦始皇为求得长生不老,命徐福出海求仙丹神药。在徐福出海前于北干山上筑坛祭天。时任山阴县令的厉狄召集民工垒石堆土,筑成土台,秦始皇亲自登台祭天拜神,完毕就令徐福向东出海,去求长生不老之药。至唐末宋初,在祭天坛址下建厉狄将军庙即武佑庙,后庙毁。元代萧山县衙主簿杨维祯重改为坛,也在此坛祭天,为求上苍保佑萧山风顺雨调,百姓安居乐业。祭天坛遗址至今尚在,人工用土石堆砌痕迹明显。该坛是秦始皇在浙江祭天留下的重要遗址。  

知稼亭

北宋景德四年(1007),县令杜守一建于玉顶峰。元代尹性为县尹时重修改名为“吴越两山亭”。登高远眺,北岸吴山与南岸越山(北干山)隔江相望,顿觉心旷神怡,思绪悠悠。后屡修屡毁。在建设北山公园时,重建于山南麓,从育才路上山,只见半山绿荫之中一四角石亭,亭名沿用“知稼”两字。亭中新书楹联:“爱竹不锄当户笋,惜花犹护压头枝”,寓意深长,读来让人回味思索。  

留步亭  

原建于高处,可西望湘湖欣赏湖光山色,层峦中露出湖面一角,波光粼粼,山色空蒙。现建于革命烈士纪念碑西,为六角石亭,鹤顶,周边植梅。有两亭联。一曰“缓步梅径觅佳句,登临玉顶赋新诗”。一曰“江气蒸云白,山花带雨红”,是明代朱玉贞所写的诗句。  

松风古院  

位于山腰间,建于北宋宣和年间(1119~1125),三间两廊,是后人为纪念秦末项羽部将厉狄所建,故亦称厉将军庙、北岭将军庙、武佑庙。元代至正年间(1341~1370),青田人刘基(刘伯温)躲避战乱到萧山,正值重修该庙便撰记"北岭将军庙碑"立于庙左侧。刘基后扶助朱元璋征战天下,建立大明皇朝后封为开国军师,因而名声大振。传说中的厉狄,原为山阴县令,文武双全。因反对秦始皇暴政,与项羽起事山阴,功不竟而死,归葬于北干山。民间流传将军常常显灵,能驱瘟疫,降甘霖,善阵法,因而香火极旺。民国十九年(1930)被改为苗圃,民国二十三年(1934)又改为浙江省第五区农场办事处。后毁于日本侵略的战火中。  

交辉楼  

任长者旧宅。元末明初,萧山人任荣,祖孙三代喜广交天下朋友且好客,故被人尊称长者。时有明朝开国元勋刘基、浙东名儒宋濂、王祎、著名戏曲作家髙明等都曾寓居任宅。高明根据民间有关蔡伯喈、赵五娘的传说写成《琵琶记》剧本。白天与刘基等人饮酒赋诗,晩上在任长者家楼上挑灯写作。传说一日深夜,两支点着的蜡烛交相辉映光芒四射,后人把高明写剧本的楼叫“交辉楼”。任长者在北干山尚有一处别墅名“怡怡山堂”。  

北干泉  

一般的泉水大多在山腰或山脚下,令人称奇的是北干泉位于玉顶峰下,有一汪水池,终年不涸,水清澈甘甜,与杭州虎跑泉齐名。北干山泉水经过石层过滤,矿物质含量高,山上流下的水经北门兜,经梅花楼入毛家河,因此旧时的东门一带的茶馆,用的大多是毛家河的水。  

古城墙

明朝嘉靖三十年(1551)施尧臣任萧山知县,时值倭寇连年侵犯浙江沿海,萧山位于杭州湾南岸,倭寇长驱直入,市民屡遭蹂躏。施尧臣到任后,抵御倭寇,为加强防务,力主筑城。嘉靖三十二年(1553)十一月动工,至翌年三月城墙筑成,周长九里,高二丈五尺宽二丈二尺,东南西北开城门四座水门三座。北城墙依北干山而筑,山上筑有四望台供瞭望敌情。城墙筑成后增强了抵抗倭寇的能力。嘉靖三十四年(1555)六月廿三日倭寇再次侵犯萧山,见城坚河深戒备森严而退,城内居民安然无恙。  

望江亭  

在北干山主峰,四方亭,登台北望,钱塘江水浩浩荡荡,一派“千村环堵高低屋,一带长江早晚潮”的景致。这里曾是是早观日出的好地方,尽可领略“松风阁中出,钱潮日边来”的景色。  

季真轩  

在望江亭东,为纪念萧山籍唐代大诗人贺知章而建。贺知章,字季真。季真轩前有贺知章全身石雕像,人物逼真,线条流畅,神态飘逸,仿佛在向游人吟咏诗篇。  

玉顶阁

雄踞玉顶峰,登阁远眺,整个市区面貌尽收眼底。玉顶阁阁底部用青石刻有历代文人对萧山的题咏,还刻有十二生肖和各种花卉图案。  

革命烈士纪念碑  从山南直上石阶,庄严肃穆的纪念碑高32米,正面有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央军委副主席、国防部长迟浩田题写的“革命烈士永垂不朽”八个大字,史载自衙前农民运动至解放战争以后烈士英名240余人。如今成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再往上,烈士纪念塔高耸入云,巍然屹立。此外,虎山上还留有当年中国军人抗击日寇的战壕。(金阿根 柴海生 文 张祥荣 图)